從“曲曲菜”的苦 到沙棗蜜的甜——一位南疆貧困農民的兩種生活滋味

作者: 張曉龍
來源: 新華網
日期: 2019-10-26

  新華社烏魯木齊10月24日電題:從“曲曲菜”的苦 到沙棗蜜的甜——一位南疆貧困農民的兩種生活滋味

  新華社記者張曉龍、張嘯誠

  綠茵茵的冬小麥鋪滿土地,黃燦燦的胡楊樹點綴著沙丘,天山以南的綠洲秋意尚濃。在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的洛浦縣英巴格村,別人都在地里忙著,“80后”農民阿不來海提·阿卜杜拉卻只能宅在家里,沒法參與到這個繁忙的收獲季中。

  阿不來海提常年在和田市一座變電站打工,收入比種地高不少。由于妻子1個月前到四五百公里外的產棉區拾棉花,他臨時從和田市回家照顧兩個正上幼兒園的孩子。這期間他因胃病發作暈厥在村頭,村干部把他送進醫院急診科,醫生囑咐他必須停下手上的活計,回家休養。

  2005年之前,阿不來海提一直生活在村南面的阿其克山。由于家庭變故,他打小被寄養在叔叔家,小學五年級便輟了學,當起牧羊人。山里沒有長明電,更沒有自來水,通往山外的路只是羊腸小道,最好的交通工具是拖拉機,“當時沒見過世面,覺得生活就是那樣。”阿不來海提記得,那滋味就像山林間俗稱苦菜的“曲曲菜”,又苦又澀。

  2005年,政府號召山民下山,阿不來海提很快就報了名。他從那時起定居到維吾爾語意為“新村”的英巴格,還分得9畝土地和人生第一套房。他整天在地里干活,一天只吃一頓飯,因此落下了胃病。“這的土地都是發洪水時沖來的泥土堆積出來的,土下面再挖就是沙子,地力不好,產量上不去。”2012年,他和新婚妻子商量,妻子種地,他去打工。

  2014年,阿不來海提一家被列入建檔立卡貧困戶。駐村工作隊、村干部來了,仔細詢問起家里的困難,想著怎樣去幫助他,但他卻總是回答“沒有困難”。干部們理解這個倔強的小伙子,把看到的問題悄悄記下來。

  阿不來海提外出打工后,妻子一個人忙不過來,一些地眼看要撂荒,村里就幫助他家聯系農業大戶,把閑置的地流轉出去,使他們一年多了上千元流轉金。阿不來海提家的前后院有大片空地,村里出資幫他們修建羊圈、搭起葡萄架,還幫著貸款買羊、栽種蔬菜,鼓勵他們發展庭院經濟,把買菜買肉的花銷節省下來。

  大半年過去,阿不來海提欣喜地發現,“賺錢的地方多了,花錢的地方少了。”原本入不敷出的家里竟然能存住錢了!到2014年底,阿不來海提在城里的務工所得加上妻子種地以及外出拾棉花的收入,再加上村里各項精準脫貧政策帶來的“開源節流”效應,使這個本無家底可言的貧困戶,在全村率先越過“貧困線”。

  截至今年10月,整個英巴格村已有超過96%的貧困人口脫貧。中國移動新疆公司和田分公司駐英巴格村工作隊隊長、第一書記廉彬龍說:“現在不是擔心貧困戶能否脫貧,而是想著如何鞏固脫貧成果,讓村民不要輕易返貧。”

  在當地,因病致貧的案例并不鮮見。因此,阿不來海提的病情成了第一書記和村干部心頭最要緊的事。幾天前,駐村工作隊安排他到縣醫院參加遠程醫療檢查。北京醫生給出的診斷結果顯示,阿不來海提的病有望在兩個月后痊愈。

  雖然身體遭受了病痛,還因此耽誤了賺錢,但和妻子視頻時、和干部交流時、甚至在接受醫生診斷時,阿不來海提的臉上卻常常掛著笑容。這是以往那個內向而嚴肅的他少有的表現。

  南疆農民常食用駱駝刺蜜、沙棗蜜。這個39歲的男人感慨:病了一場,反倒覺得生活就像沙棗蜜一樣甜。

[編輯:馬夢]
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55331
双色球2019055期专家杀红球